你要记得你的梦想。

脑洞,洞!









一场时间足够长的睡眠对于切萨雷·波吉亚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方面他要为争夺权力而费劲心机和时间,而另一方面,当他的头碰到柔软的枕头,陷入睡眠中时,噩梦会以一种最厌人的方式在他脑海中出现。

这些梦境无疑像是一个个的预言,因为他能在其中感受到疼痛与无助,这令他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他有时候实在是太累了。

也许在桌旁边就睡着。

柔软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睡着的切萨雷就像是一个未沾染世俗烟尘的天使,他的残忍和冷酷的内心消失不见。他很英俊,可以说得上是美丽,这是莱昂纳多对他的内心评价。

这和醒着的他不同,切萨雷总有一种特有的君王气场,加上他所做过的残忍举动,这令得大多数人面对他时都有一种畏惧之心。他们害怕因为这位波吉亚的不满而带来灭顶之灾。

现在,他只以最无害的方式展现在莱昂纳多面前。房间里只有细微的呼吸声,莱昂纳多的雇主偶尔会皱下眉头——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画家这么想着,慢慢地在脑海中勾勒描绘着波吉亚的样子,完美。


这又是一个噩梦,他的理智几乎要被士兵们的喊叫声击碎,他的盔甲上是斑驳的血迹,他的剑折断在一旁,这是一个失败的波吉亚。鲁克蕾琪亚的尸体倒在切萨雷的脚边,双眼凸出,浑身浴血,她在盯着她的哥哥。旁边还有着罗德里格,同样以一种凄惨的死亡方式倒在旁边,他的教皇袍子早就被撕裂。金色的王座出现在尸体堆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所有,那是意大利的王座。而切萨雷则被士兵们淹没,被刀剑吞噬,他们的肉体与灵魂逐渐覆盖了波吉亚,他在陷入黑暗中时听到一句话,或者说,是嘲笑。

“你终究得不到一切,波吉亚。”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画家刚想要用手轻轻地抚摸他的雇主的脸颊——出于某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感情——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切萨雷的时候,他的雇主睁开了那双漂亮的淡蓝色眼睛。

莱昂纳多绝对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他的手僵硬地停在半空中。那双眼睛正冷冷地盯着这只手,视线像是锐利的匕首一样划伤了他,画家知道睡梦时的圣洁天使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后他尝试在这种尴尬而压抑人的氛围中快速收回那只做错了事的手——不知道为什么画家感到十分艰难,他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让它回到自己的身边。

波吉亚没有说话,他只是这样保持着,直到这个尴尬的场景持续了至少有一段时间。“莱昂纳多,你出去吧。”这位被他人评为恶毒乃至残忍的公爵只是叹了口气随后让自己离开他的视线。画家照做了,他低着头走出了这个房间,却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也许这就是好奇心,他的雇主用手撑着头,皱眉思索着某些东西。最后他关上房门,留下切萨雷一个人,随后松了口气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地方。


“公爵永远都是神秘的,也许你会认为他残忍,他是个冷酷的人。但是你会发现,在某个小角落里,他不过是脆弱的一个常人罢了。“

评论(4)
热度(17)

© Esmeralda | Powered by LOFTER